一股隐约可见的君子之风

小说《一股隐约可见的君子之风》,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戴连城熊怡晓,文章原创作者为“阮率珺”,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小子懂得母亲的恼怒,本不该厚着脸皮称呼母亲,可小子生母与父亲皆已身亡,而小子听闻母亲尚未育有子女...

精彩章节试读


毫相像之处,而他的一举一动更是与霍元烨的粗鲁放荡毫无干系,端着一股隐约可见的君子之风。
说实话,他不像是霍家人。
他缓步上前向我行跪礼道:“小子霍睿见过母亲。”
书棋撇了撇嘴,冷嘲热讽道:“母亲,你也配喊?”
霍睿年纪虽小,举止却不卑不亢,叩首道:“书棋姑姑说得极是,小子生母与父亲无媒而苟,生下小子这不明不白之人,小子懂得母亲的恼怒,本不该厚着脸皮称呼母亲,可小子生母与父亲皆已身亡,而小子听闻母亲尚未育有子女,小子斗胆请求母亲可怜可怜小子,若母亲能教养小子,小子定铭记母亲之恩,事事以母亲为先,恪守孝道,为母亲养老送终。”
一番漂亮话说下来,直把王氏说得涕泪涟涟。
一边摸着他的头赞道:“好孩子,好孩子……”一边转头喏喏看向我:“媳妇,你瞧这孩子懂事样,要不你就收他在名下吧。”
霍睿这私生子倒是出乎我的所料,口齿伶俐,有一二分聪明在身上。
不过可惜的是,我最讨厌自作聪明之人。
若他蠢笨,我倒可以拿他当个由头,如今这般……我站起身来,走到霍睿身边,笑道。
“你这饼画得倒大,但我为何……”霍睿突然扑着上前,一手抱住我的腿,一手拉着我的手突然哭诉道:“母亲,求您看在我孤身一人的份上教养教养我吧。”
然后就着我的手心凌乱写下“他没死”。
我心神一震,瞳孔不由自主放大,直直盯着跪在地上的他。
他表面依旧哭诉,写在手心的话却没有停顿。
“他欲谋夺你家财。”
04霍睿最后在我的默许下被安排到了我的院子。
我不是性急的人,王氏走后我也没逮着他盘问,而是细心吩咐书棋给他备好穿洗一具物品后就挥挥手转身回了自个屋子。
回到屋子后,书棋在旁为我拆发。
看着镜子里一脸吞吐模样的书棋,我笑了笑。
“可是想问我为何当真收下他教养?”
书棋见我提起,放下手中珠钗,也憋不住撅起了嘴巴,略带埋怨道:“小姐您答应教养他也就罢了,为何还把他放进咱们院子,怪给他脸了。”
我对镜仔细打量自己样貌,看到一如既往乌黑透亮的黑发,秀美的五官,手情不自禁触碰上白嫩的脸颊...

小说《一股隐约可见的君子之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