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罢了。
如今我主动提出,她自然没有不从的。
原先她对我并没有什么要求,毕竟荒废了这么多年,哪里是一朝一夕就能纠正的。
但我的努力超乎她的想象。
所有的师傅都对我赞不绝口,说我是她们遇见过最有悟性、最刻苦的学生,假以时日,必定能成为京城鼎鼎有名的才女。
就连平日里最严苛的教习嬷嬷,都赞扬我容仪得体,比起宫中的贵人都不遑多让。
晋王妃大为惊喜,而身边的翠屏见机也开始天天夸赞我,讨王妃开心。
她越发觉得,我不愧是她和王爷的亲生女儿。
美玉就是美玉,就算曾经跌落污泥中,也终究不能掩其光彩。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过是在努力为自己增加筹码罢了。
我心中始终恐惧着姜福宝的那什么“主角光环”,觉得她终有一日会杀回来。
到那时,我自身的优秀,以及晋王妃的爱意,都是不可或缺的筹码。
为此,我总是时不时提起在姜家的过往。
当晋王妃担忧我学业过重,劝我好好休息时,我就会甜甜地笑道:“娘亲,姝儿不辛苦。
以前姝儿在姜家的时候,天不亮就要起来打猪草喂猪、喂鸡喂鸭。
然后再做好全家人的早餐。
等他们全都吃完了,我才能吃上一点剩下的。
和那时候相比,现在已经很轻松啦。”
惹得她眼眶通红,无限爱怜。
刻苦学习之余,我也不忘扮演好一个贴心的小棉袄。
晋王府是武将世家,靠着赫赫战功成为本朝唯一的外姓王。
晋王是鼎鼎有名的大将军,三个儿子亦是虎将,平日里都跟着父亲镇守边关。
是以王府中,长年只晋王妃孤零零一人。
而现在,心心念念的小棉袄终于回了家,天天乖乖软软地喊着“娘亲娘亲”,学了女红第一时间给自己绣帕子、时不时亲手下厨给自己做好吃的、生病时衣不解带地在一边侍疾……如此乖巧又懂事的女儿,叫晋王妃怎能不爱?
6“娘,我这件裙子好看吗?”
我一副小女儿家作态,脸上红扑扑的,紧张兮兮地看着晋王妃。
“好看,我家姝儿最好看了。”
晋王妃笑眯眯地为我头上又添了根簪子。
“不过是自家人见面,怎么这么紧张。
..."

点击阅读全文